太白金星

我很容易

尊重每一个写手的付出。


他们精心打造的文章,不论是清水还是车,每一篇高质量的产出都会花费他们大量的时间,如果不是爱,他们没有必要在手机/电脑前一坐就是几小时,写完后大面积修改,又是一段时间。他们所做这些都是为爱发电。


可是如果有人不仅不尊重写手的付出和汗水,因为自身对文章的素材敏感而去抨击,去批判,你又站在哪里去俯视众写手呢。热度不是评判一篇文章的好坏与否,众多写手都心知肚明lofter本身的限流因素,好的文章也不一定会被发掘。


当你拿出热度很凉的证据给写手看的时候,抱的是什么心理呢。你没有产出,你也没有资格去批评。如果写手自身有问题,他自会去自省,如果他的问题真的很大,就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去指出了,你们都知道的一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是么。


𝚈𝙻𝚀𝚃|轨迹


野鹿青团



与其无瓜



*救生员×半吊子学生


*有雷自避




——





01


范丞丞和黄明昊第一次见面,是在范丞丞和自己一警察哥们儿跟着到旅店扫黄的时候。


门里面支支吾吾的传出暧昧声响,范丞丞心下了然,拍拍林彦俊的肩:“人家万一说自己是认识的,你怎么搞咯?”


“你看就得了。”林彦俊眼神传给周边的几个警员,脚上动作利落,一脚踹开木门板,破门而入。


范丞丞第一次和林彦俊去扫黄,心里好奇,林彦俊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里面是个什么情况他就把脑袋往里探。


“哟——”半吊子品性上线来兴趣,顺便吹了个口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男朋友来捉奸。


“我草,小孩啊?”范丞丞一句话吐出来,叫黄明昊目光全投在他身上,不知所措。



林彦俊看他那副不正经样,心里憋闷脑壳痛,一肘子给范丞丞怼到后面去:“到后面好好呆着别耽误事!”


“警察,麻烦二位跟我们走一趟。”身后的一个小警察走上前把警证拿出来,另外几个拿着手铐走近床上的两个人。


“我穿件衣服,等下。”黄明昊被抓惯了,摆摆手叫小警察往后退退,从地上薅起件卫衣套头上,动作迅速麻利的穿好裤子伸出手腕,“走着。”





02



“我告诉你,我们踩点好久了,就算是扫黄也要有证据吧,这小孩和我都照面都不知道几次,”林彦俊从兜里摸出来盒烟,抽出一根递给范丞丞,自己点上一根,“就那个小橘毛,大名黄明昊,家里穷,还有个妹妹,黄妙妙。”


范丞丞接过烟点燃,递到嘴里深深吸了一口:“父母呢?”


“父母吸毒,早就抓进局子了。”


“为了供妹妹上学自己出来……”范丞丞没接着往下说,大家都懂。


“嗯,说也不听。每次来我都再私底下给他递点钱,通融通融上头就放走了。”林彦俊点着了烟没放进嘴里,看着烟卷一点点被火光淹没。


范丞丞靠在墙上看监控画面上黄明昊闭口不言的样子,深呼出一口气。


“小孩压力挺大。”







黄明昊习惯了,局子里的铁椅子一如既往的冰,冬天里上霜似的冷,也没个暖器供着,血液都快凝固了,他看向摄像头,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好冷啊,来这么多次也不知道安个暖器。”说罢还费劲巴拉的戴着手铐摸了摸肩臂。







黄明昊像往常进完局子又大摇大摆的走出来,看见门口有个穿着皮夹克的男生倚着重型机车,嘴里叼着根烟,看见他的时候正巧看到他把烟卷从口中拿出来,炫技似的吐出来一个圆滑的烟圈。


黄明昊眯了眯眼睛,手揣在兜里看着他将目光盯上自己。



“小橘猫儿?”范丞丞见他来了,将烟叼在嘴里逐步逼近,手也揣在夹克外兜一副痞子像,“陪哥哥走着。”


黄明昊戒备心重,甩开范丞丞牵住的手:“干什么,上来就拉拉扯扯的,我不认识你。”


“哎呀走吧,哥哥带你回家,找妹妹。”范丞丞从牵手变成挎肩膀,“哥哥不是坏人啊。”


然后从夹克内的口袋掏出来救生员证件,被黄明昊一把抢过去在手里翻来倒去。


内页里,范丞丞的大头照上扯着一副玩世不恭的笑,黄明昊嗤他:“嘴角中风。”


“哟,小孩还挺嚣张?”范丞丞看他信自己,便一边拉家常一边往车上带。


“头盔。”范丞丞扔给黄明昊。


黄明昊接过来,问他:“你要接我妹干什么?”


“你们啊,和我住吧,你好好上学。”范丞丞扭动把手,机车发出巨大的噪音。


“你…谁啊,我又不认识你。”黄明昊问后想起来那个在旅馆脱口一句粗话的人。



“我草,小孩啊。”




范丞丞的声音在噪音里听不真切:“范丞丞,现职牛逼的工作,多多关照。”


“……”黄明昊憋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黄明昊,现职学生or不固定职业,…唔我和妙妙。”


“什么你和妙妙?不用说谢谢啦,我很善良的。”


“什么也没有!”


“哦。”


“别放闲屁了,快去就是,妙妙还没吃饭!”


“小孩真是急性子……”




一骑绝尘。






03


范丞丞顺着黄明昊指的路走到后来都有些不可置信,机车甚至有些开不进那条弄堂,噪音传出来,邻里街坊都探出头观望这个小巷子进了哪位大人物。



“咦哟,看看对面小黄又领进来个男的哦,啧啧啧……”


范丞丞抬头看过去,那女人悻悻缩回头。


“有脸说没脸见。”范丞丞曲起眉头,“有意思。”


“…习惯了。”黄明昊抖抖身子,拽着范丞丞的手腕从右侧一扇锈铜满布的铁门推开进去。



里面点了一支蜡烛,橘黄色的火光弱弱的照亮屋子里不大的空间,小女孩听见声响抬起头。



“哥哥——”




范丞丞听的心都要碎了。


女孩看起来四五岁左右的样子,拖着只猫咪玩偶从木质板凳上抬头看向他们,两个马尾辫看起来毛毛躁躁的,似乎是手艺人不太精通。


黄明昊叫她:“妙妙,我们走啦。”


“去哪啊?”黄妙妙站起来,猫咪玩偶的尾巴拖在地上,已经是灰色的了,很脏。


黄明昊咳了一声,看向身后的范丞丞:“这是范丞丞哥哥,我们先和他一起住哦,他会帮我们先渡过难关的。”


“那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吃面了啊?”黄妙妙跑过来,抱着黄明昊的大腿抬头眼巴巴的等着回答。


“…是,不用吃面了。”黄明昊将黄妙妙抱起,看向身后的范丞丞,“丞丞哥哥很有钱,他会帮我们的。”


“谢谢丞丞哥哥。”


“谢谢哥哥!”






04


范丞丞的家大概一百平左右,两室一卫一厅,黄妙妙一进门连鞋子也没脱就冲到沙发上一顿蹦闹,看得黄明昊一阵心惊肉跳,赶快薅回来责备。


“妙妙,到哥哥家要有礼貌,第一条就是要拖鞋。”黄明昊蹲下身和黄妙妙平视,一字一眼的教,生怕漏掉一点细节。


“没事,小孩子……”范丞丞想让黄明昊别那么拘谨,开口劝阻。


“不然就要挨揍!”黄明昊说罢像模像样的在黄妙妙屁股上不轻不痒的打了几下。


黄妙妙甩下鞋又快速的溜到里屋去逛了。黄明昊站在门口长吁一口气。


“我以后训黄妙妙你不要管,这是家教,必须要懂,必须要知道。”


范丞丞挠挠头:“今晚吃饭了吗?我要不要做点饭垫垫肚子?”


黄明昊摸摸肚子:“那就麻烦了。”


“有忌口吗?”范丞丞围上围裙走进厨房。


“没有……”黄明昊坐到沙发上,“不要面!”




范丞丞打鸡蛋的手一顿,自己还不是和黄妙妙一模一样的小孩,装的像个大人就以为可以撑起一个家?



最后两个大孩和一个小孩一人捧着一碗蛋炒饭坐在餐桌上大快朵颐。范丞丞吃了一半停下来,看着眼前模样相似的兄妹。


黄明昊吃饭倒挺干净,吃得快没声音也不掉饭粒,小猫儿似的。一抬眼,被染成橘色的头发又嚣张的跳入眼帘。


哟,小橘猫儿。






05


“范丞丞,你是做什么的啊?”


把黄妙妙在小屋安顿好,黄明昊和范丞丞倚在沙发上小口撮啤酒。


“我?我是救生员。”范丞丞摇摇手指。


黄明昊挑挑眉一副不信的样子:“自救员差不多,蛋炒饭很好吃。”


“……”范丞丞一阵语塞,小橘猫说话挺呛,“当你夸我。”


黄明昊问他:“你救生员不用上班的吗?”


“我休假,前两天发高烧了上头给了假。”


“哦……那你在哪上班啊?”黄明昊继续盘问。


范丞丞喝了口啤酒:“海滨浴场。”


“……”黄明昊不吱声了,范丞丞看过去,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搓背大汉。”


“不会说话就闭嘴!滚去睡觉!”


黄明昊乐呵呵的跑去大屋,在床上给自己找了个风水宝地躺下,朝后进来的范丞丞拍拍身边的空位。


“这儿。”


“?”范丞丞疑惑,他打算睡沙发的。


“过来睡!”黄明昊起身把范丞丞一把拉上床,躺在自己旁边,“两个大男人,怕什么?!”


范丞丞无语望天:“你好,我是直的。”


“网上都说了,说自己是直的的人往往最弯。”黄明昊躺好。


范丞丞继续无语望天:“嗯,你看我像不像你的理想型。”


“??????”




06


“黄明昊我好困啊明天还要上班给个觉睡咯。”范丞丞打着哈欠求饶。


“范丞丞你必须说清楚你刚刚怎么回事儿!”


“…百口莫辩,我都说了我是弯的,你也不直,在这哔哔叭叭的求真相。”范丞丞一闭上眼就是那晚在旅店黄明昊在床上与那男人的样子,衣服没脱,但是明显是在进行不正当交易,比如说,调情。


“我那是职业需要,没看我连衣服都没脱!”黄明昊扯着嗓子低低的吼。


“闭嘴。”范丞丞掏掏耳朵,伸开长臂揽住黄明昊。


“睡觉。”


一同倒在床上,黄明昊的头紧挨着范丞丞的胸膛,他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呼吸变得困难。


“范丞丞。”


“嗯。在。”


“我没有别的意思。”


“你随意,我无所谓,你说你的,我做我的,我只做我自己,我如果因为谁改变了,那就不是我了。”


黄明昊心里一绞。


“我很佩服你,救生员。”


“何解?”


“你可以救下那么多人,你很棒。”


“谢谢,你可以让黄妙妙变得优秀,你也很棒。”


“不过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睡觉吧。”


范丞丞将手扣在黄明昊的后脑勺上,黄明昊感觉到一片温热。


“范丞丞,晚安。”


范丞丞在黑暗里摩挲着手掌。


“晚安,黄明昊。”






07


范丞丞起了一早去上班,走之前给黄明昊和黄妙妙留下几张鸡蛋灌饼填肚子。


黄明昊起床看到还热乎乎的灌饼,心里也暖烘烘的。范丞丞,还挺有人情味儿。


他也没有事做,便送了黄妙妙去上小学之后就跑去范丞丞昨晚聊天时提到的海滨浴场探班。


夏天是旺季,海滨浴场人很多,高架台有好几个,黄明昊看了一圈才找到范丞丞。


范丞丞穿着普通的T恤和短裤,踩着人字拖手里挥着扇子驱赶蚊虫,脸上戴着墨镜。黄明昊看看他头顶的遮阳伞,不知道他这是避阳还是装酷。


黄明昊没惊动范丞丞,自顾自的换好泳裤进入浴场游泳。



怎么吸引他注意我啊。


黄明昊摩挲着下巴寻思。



溺水。


黄明昊一跺脚,对呀,他是救生员,不救溺水者救谁呢?



黄明昊打定了主意就往深水区游。


看准着自己的方位离范丞丞最近,要救也是他最先救到,黄明昊的小伎俩就开始了。




“救命啊救命——”


低下头,假装要淹没了。


“呜——救命——”


演技持续在线。



范丞丞果不其然看见黄明昊吓一跳,仔细看了看示意自己同事不用轻举妄动,黄明昊在底下扑腾着扑腾半天了,要沉早就沉了。



小样儿,和你丞哥哥耍把戏。





范丞丞看他还等着自己去“救命”,便一副着急的样子跳下台子快速的游到黄明昊身边。


“范丞丞!我要沉——救命!”


“范丞丞救我啊,啾咪!”


范丞丞抓准时机捂住黄明昊的嘴,满意的换来一句撒娇。


“都要死了啾什么啾,人鬼情未了?”


黄明昊气的推开范丞丞:“死直男!还说自己是弯的!”






08-黄明昊视角


我看向窗外,一直在下雨,一整夜。


雨滴滴答答的落在屋檐上,敲出声音,我躺在床上看到的窗外只有一角不知道是灰白还是乳白的墙体颜色,中间的凸起被刷成深灰色,不规则形状的,很没艺术感。难看。


窗台上的仙人掌伸开枝桠用力的奔向天空。


它有它的天空,我呢?


“小橘猫儿,醒了?”


我的天空,在这。






后记


范丞丞的确给了属于我的一片天空,他帮我长大,给我爱情。


我现在在重读学业了,挺难的,我尽力去学。


救生员和学生,说实话这样的爱情我还真没有想到,这种经历还真是少有,谢谢范丞丞给我这次机会。


我们都各是一列火车,在各自的道路奔驰游走,最后在同一个站点歇脚,以及疗慰思念对方的心。


我们就按着既有的轨道行驶,既相互吸引 ,又保持着既定的距离。


这样,挺好的。






end.